总站
岷县市场首阳市场渭源市场会川市场莲峰市场宕昌市场漳县产地临洮产地武都产地卓尼产地临潭产地甘谷产地青海产地礼县产地庆阳产地武威产地张掖产地平凉产地其他产地
陇萃源 > 网站新闻 > 品种分析 >  连翘的辉煌之路

连翘的辉煌之路

发布时间:2022-08-03 10:58:53  来源:陇萃源  浏览:   【】【】【

连翘的辉煌之路

——连翘减产原因探析(一)

前言:《连翘减产原因探析》这篇文章从去年10月二次开花起开始调研,3月4月花期记载天气变化,抽样留数据,5月6月深入各主产地反复调查取证,于6月1日考察结束完稿,本来决定6月1日发表,但因害怕助推抢青和鲜货上涨,便迟迟未发表,7月又再次深入主产地,上山与药农交流,几经论证文章观点的准确性与客观性,调查结果证明文章内容与前期考察的观点吻合,后几经修改和删减,今天终于与大家见面,本文只是产地调研现象的报导,只代表作者观点,不做为投资者从商依据,敬请大家谅解。

最近平静的药市被连翘打破,掀起层层涟漪,成为议论焦点,吸引了众多的眼球,鲜货价格涨幅之快,可以用疯狂两字形容,短短几个月,鲜货由18元/kg涨至40元/kg(家种货),中间虽有起伏,但总体是一路飙升,令人悚目惊心,什么原因呢?未来连翘的辉煌之路还能走多远,我从以下几个方面一一剖析。

一、连翘近年价格剧烈变化因素及辉煌之路的形成

2015一2016年,这两年可以说是载入历史的两年,青翘大丰收,加工人数之众,使青翘价位迭至了谷底,29一30元/kg,2017年一场倒春寒,价格温和上涨至32元/kg,2018年又是倒春寒,连续2年的减产,一些商家看到希望开始压货,行情温和上涨至36元/kg,加工季,加工户疯抢,加工成本涨至40元/kg,产新结束后,由于前2年庞大库存支撑,供过于求,价格很快回落,加工户血泪汪汪,亏损较大,一部分市场精英转至房地产和其它药材品种,一部分加工户伤心放弃。

2019年这一年可以说青翘转折年,又一次突如其来倒春寒,市场精英瞅准商机开始岀手,36元/kg从安国市场及产地拉货,由于经过三年的库存消耗加上连续三年减产,行情回温,很快涨至42元/kg。2020春节,武汉疫情突至,4月又遇倒春寒,双重因素助推青翘走上上涨的快车道,后季很快升至70元/kg。其间少部分压货商岀手,36元入手,60元岀仓,皆大欢喜。

然而2021年青翘开花季,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打乱了青翘温和上涨的节奏,再次减产,市场及各地精英纷纷奔各大产区调研,当铁定减产后,在产新前60元/kg开始入手购货。连续5年减产和库存消耗加上疫情刚性需求,使青翘价格突涨,年末上涨至95元。2022年春,吉林省和上海疫情再次打破青翘的神话,4月末很快涨至140左右,在此期间,不同时间压货客商(前期36一60元/kg)倾仓而出,完美收官,一时赚得盆满钵满。

纵观历史,从2017-2021连续5年减产;立足2022年,异常天气仍然居多,加上疫情刚性需求使青翘得到彻底消耗,库存几乎为零,形成“后无追兵,前无狙击”的局面,连翘的辉煌之路已然形成。一大帮连翘商家看到此情况,重燃希望之火,信心满满,提前建炉修灶。市场商家枕戈以待,清仓扫库等待2022年产新的到来

二、2022年隐形减产真实原因

2022年花开季,我多次奔波各地抽样观察,笔录,积累经验,5月又奔扑各大主产区仔细考察不同地理位置的结果情况,与主产区各精英深夜长谈,交流经验和看法。一时间众说纷纭,有说大丰收的,有说大减产的,有说高温干旱导致的,有说严重抢青影响的,着眼全局,现将隐形减产原因归纳如下,大致有以下九个方面:

1、二次开花,连翘营养成分流失,提前透支使得在连翘在开花季抗冻抗旱能力方面减弱。

2021年冬季,由于异常天气,气温回升,同时雨水偏多,各大产区岀现了不同程度的二次开花和萌芽,开花部分达到10%以上,刚刚露出花蕾肉眼不可见者则难以评估。这使得青翘树枝营养成分提前消耗和透支,使得在春季营养成分减弱,由于这个原因在花期抗冻抗旱能力大大减弱,因此春季花开虽盛,但遇低温和干旱后,落花较多,有的还形成大片的干枝死树现象。这是隐形减产的开始。

2、第一次短时高低温交错。

我们知道,连翘开花适宜温度是15度以上,春节之后持继低温阴雨天气,导致花期推迟10~15天,进入4月份气温急剧上升,短短7-9天,山西主要产区气温从15度上升至32度,让推迟开花的连翘在短短几天时间集中式怒放,进入盛花期,4月12日天气又急转直下,14日降至4-6度,很多地方降到零度以下,这样气温急升和突降,冰火两重天,正是连翘最关键的授粉节点,幼小花朵受损,构成重创,这是多数人没有感知到的地方。

3、第二次短时高低温交织。

从4月20日开始,气温又明显升高,持续不到7天又是冷空气来袭。4月27至5月2日,持续6天的低温,部分地区出现二次以上的霜冻,此次霜冻涉及面较广,河南区域也没有幸免;5月5日以后天气正常;5月12日晋城区域陵川又出现霜冻,5月15日安泽霜冻。4月及5月的异常天气,打破了传统“清明断雪,谷雨断霜”的气候规律说法。

4、大风及沙尘暴严重影响连翘花开授粉。

4月中旬至5月初山西天气变化异常,而且伴随有沙尘暴。在这个时间段,山西大风及沙尘暴成为常态化,年年都有,沙尘暴对连翘花受粉产生了影响,这就是安泽黄花岭和其它产地高山风口处年年只开花,不结果的重要原因。

5、各大产区不同时间霜冻。

特别是4月27日-5月15日这段时间,河南陕西山西湖北气温降至0度-4度,岀现了霜冻,只是由于人们起来晚,早上八点时气温回升快,起床晚发现不了,起的早的朋友会发现车窗和高山草上和连翘树上会有一层薄薄的霜,用手一捋,连翘花会岀现一层薄薄白白的冰霜,受损较重。

6、高温干旱持续影响连翘的生长

进入果期后,幼果适宜生长温度是15度以上32度以下,忌干旱高温。而5月2日以后至6月25日各大产区连续高温干旱,没下过一次“透雨”,受此影响岀现小黄果脱落现象。持久干旱高温使果子瘦小干瘪。

7、长期低温花期比往年推迟,而节气未变。

进入抢青后,我们知道由于花期普遍推迟10-15日,而植物生长特点和节气不变,而今年又普遍疯狂抢青,抢青时间又比往年提前了10-15日,这就是说今年抢青的青翘总体比往年至少缩短了二十一天。

8、疯狂抢青,采摘人数创历史之最,鲜货积聚上市。形成丰收假象。

由于鲜货价起步高,野生资源,谁采归谁,上山人员十分庞大成千上万。由于疫情,今年居家者之多,采摘季,成群结队,满山遍野都是人。山角下路两旁,摩托小车堆放如山,上山人群,多如蝗虫,蜂拥而至,大规模人员采摘导致鲜货积聚上市,加工户加工不过,势必会引起鲜货短期内掉价,这是正常现象。同时由于釆摘人员巨大,结果是釆摘提前结束,鲜货断崖式下降,往年两三月结束,今年会一个多月到2个月结束,后期还会零星特继,也是强弓之末。

9、毁灭性采摘,为减产埋下伏笔。

由于天热,见到结果的树,大多采取折断树枝,抱到阴凉地带,席地而座捋果,这种疯狂毁灭式的釆摘又会给明年的产量带来灾难性打击,其实2021年又何尝不是这样的采摘方式,本来第二年要大量挂果的枝条,就这样被无情的砍伐掉。

三、2022年青翘产新现状

如今,河南自5月20日起进入产新期己经70多天,进入到尾声,大局己定,陕西山东从6月10日己进入产新期50天了,进入中后期,山西部分产区己进入中期,虽然7月15日安泽陵川长治进入开采期,但我们知道,早在6月20日左右以前采摘就开始了,私下收购,夜晚运输到周围县市,偷采一直没有停,如今进入到盛采期,鲜货量加大,很正常,由于釆摘人数巨大,量也会增加,价格有所波动,但纵观趋势,挥发油够了,鲜货还会有一个大的提升。今年挥发油够的货将一货难求,再创新高。

鲜货一天一价,疯狂上涨,从18元/kg涨至40元/kg(家种货),没有外界资金,没有人为的拉动,是市场规律调节,价值规律体现,药多为草,药少为宝。如今加工岀加本价中期货115元/kg,后期货125元/㎏左右,后期挥发油够的货成本还会增加,这就是今年青翘残酷的历史现实,当然加工户也不是傻子,每个生意人不会傻的人为增加成本去顶着烈日酷暑去加工,涨价有涨价的理由。

由于去年高价使部分加工户获利甚丰,使今年加工户多,老户带新户,新户带亲戚朋友,因此加工队伍庞大,同时新户胆大出手快,无风险意识,老户小心谨慎老谋深算,当老加工户还在计算几斤岀一斤,考虑早期货有无人卖时,新户已经装车了。老加工户还在观望时,新手的货已经获利岀手了,老加工户看着日益减少的青翘,发现并不是像传说中的丰收,深入产地拉货,看到和打电话后发现原来减产严重,便心理失于平衡,因而也等不到7月25日,便立即岀手加工,隨着产岀货的减少和加工人数增多,鲜货水涨船高,一天一价疯狂涨。

虽然7月20日,山西鲜货价格下降,试想一天整个山西产区2至3万人上山,如蝗虫过境般疯狂毁灭性釆摘,山西能有多大采摘量和面积,还能持继多少天,扪心自问下能持继一个月吗?如果每人平均采10kg,那么一天就200-300吨,这么多的量,聚积式上市,再上天气阴雨不断,不利于加工,同时有些商贩又从冷库推岀早期货冲击,有些农户又从地窖拿出鲜货,造成真假难辨,由于下雨返青,和部分冷库货,折干率下降,加工户加工成本近130元/kg,心理压力增大,鲜货不掉就真正奇怪了,除非真正有外界资金助推。

这种积聚集式短期内大范围开封上市(陵川安泽长治翼城左权等地),给大家造成一种连翘丰收假象,这样会给给后期造成青翘产量断崖式下降,采摘提前结束的情况,请大家理智对待,清醒分析,多和上山药农小贩聊聊,问问这种情况还能持续多久,和平常年相比怎么样,和去年相比又怎么样。短期内价格回落是正常,但是这掉价是暂时的,等冷库货消耗完时,挥发油够的时间到了,鲜货价格将会再上一个台阶。未来,连翘价格还会有波动,但长远看,仍然是一歩一台阶。连翘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我们说减产是和正常年相比,而不是和减产年比,今年青翘要比去年好,但没有前年好。这形成行内共识。而去年产量4500吨,前年5500吨,这个数字已基本得到公认,那么今年能产多少,现在又产了多少,谁又能一个个去调查呢?主观臆断多少吨是不负责的,现在唯一需要关注的是山西鲜货一天能产多少,这种情况能持继多久,我们不能主观臆断,今年山东增产,但品质差,陕西商洛减产,铜川、黄龙等地有增产,可以说算正常年,比前几年都要好,但河南产区又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产量不及去年。但有一个现象需特别注意,今年采摘人是去年数倍,去年河南陕西到9月份才结束,今年7月底,鲜货特别少了,采摘人多造成产新提前结束,鲜货集中上市,造成比去年多的假象,山西会不会也是这个情况呢,最新得到的情况是,鲜果全面上涨,上市量大幅下降,预计8月7日接近尾期,8月中下旬宣告彻底结束。

7月28日,作者深入各大产地大山深处,与药农进行了亲切交谈,询问日采摘量和山上情况,悉知河南陕西已进入尾声,山西由于药农集聚式采摘,日采量减少,加上酸枣、柏壳、花椒采摘的来临,采摘人员会急剧减少,采摘量会急剧减少,陵川长治安泽等主产地还能持续多久和日产新量,我会持续关注。

7月29日,安泽、左权的麻田鲜货断崖式下降,安泽的刘春红可以说是产区的鲜果收购大户,她从28日下午7点到29日4点才收了7.5吨鲜货连一个4米2小车也装不起。那以后会又多少持续关注中…

如今减产已成为不争亊实,未来青翘何去何从,还是由市场说了算,纵观加工户心态,态度积极,乐观对待,对后市期待较高。市场客商心态沉稳,不急不躁,静观其变。企业药厂客商冷静观察,不动声色,不温不火,蓄势待发。

如今,青翘的这匹黑马己向我们疯狂奔驰而来,青翘从2017年30元一直辉煌走到今年140元可谓风光无限,一路飙升,未来还能辉煌多久,还会涨吗?我认为还要看今年的产新量和年用量而定,下期,我会深入产区,认真调查产新数据,综合分析药企用量,用经济原理从供求关系,结合国内经济形势、货币政策、疫情、异常天气等各个方面各角度深层次剖析,敬请期待。

来源:药通网

责任编辑:药通网
相关评论我来说两句